苏轼《黄泥坂词》原文、注释、翻译和赏析

2021-07-22 苏轼 宋代

《黄泥坂词》苏轼/宋代

出临皋而东骛兮,并丛祠而北转。
走雪堂之陂陀兮,历黄泥之长坂。
大江汹以左缭兮,渺云涛之舒卷。
草木层累而右附兮,蔚柯丘之葱蒨。
余旦往而夕还兮,步徙倚而盘桓。
虽信美而不可居兮,苟娱余于一眄。
余幼好此奇服兮,袭前人之诡幻。
老更变而自哂兮,悟惊俗之来患。
释宝璐而被缯絮兮,杂市人而无辨。
路悠悠其莫往来兮,守一席而穷年。
时游步而远览兮,路穷尽而旋反。
朝嬉黄泥之白云兮,暮宿雪堂之青烟。
喜鱼鸟之莫余惊兮,幸樵苏之我嫚。
初被酒以行歌兮,忽放杖而醉偃。
草为茵而块为枕兮,穆华堂之清宴。
纷坠露之湿衣兮,升素月之团团。
感父老之呼觉兮,恐牛羊之予践。
于是蹶然而起,起而歌曰:
月明兮星稀,迎余往兮饯余归。
岁既宴兮草木腓,归来归来兮,黄泥不可以久嬉。

译文
步出临皋向东驰行,再通过神庙而朝北走。
走进雪堂的不平山岗啊,要经过长长的黄泥巴山坡。
汹涌的长江从它的左边绕过啊,茫茫云一般的波涛是多么舒展和卷缩。
重叠不齐的草木依傍在它的右边啊,茂密的柯山完全呈现着一片青绿色。
我早晨到雪堂而晚上回临皋啊,步履时而徘徊回顾,时而逗留不前。
虽然景色美丽而又不可停息啊,暂且让我看一眼,欢快身心吧!
我年幼时好穿这种奇服啊,沿袭前辈怪诞的服饰。
老来改变服饰而自我嘲笑啊,觉醒后使世俗震惊带来忧虑。
脱掉贵重服而穿上厚帛丝棉啊,与闲杂市人没有区别。
路遥远不要过多来来往往啊,守住一席之地而终老。
时时随意走走而又朝远方看看啊,路途止境而只好回归。
早晨游戏在白云般的黄泥坂上,夜晚归宿于青烟缭绕的雪堂茅庐里。
最高兴的是鱼鸟不因我嬉戏而受惊啊,荣幸结交一位执我见而倨傲的打柴人。
开始被酒所醉,边行走边歌唱啊,迅速放下手杖而醉仰卧了。
草作褥子而土块作枕头啊,肃静美丽的雪堂清净明朗。
纷纷垂挂的雾气打湿了我的衣裳啊,圆圆的皎洁明月从天边升腾起来。
感谢父老呼唤我觉醒啊,怕的是牛羊践踏了我的身体。
这样就突然站立起来,边起步边歌唱。
月色明亮,星光稀朗,迎接我往来啊宴我回归。
年岁已到终境啊草木枯萎啊,回到临皋啊,黄泥坂不可以久久游玩了。

注释
黄泥坂(bǎn):地名,在黄州。
临皋(gāo):指临皋亭。
骛(wù):驰行。
陂陀(pō tuó):宫殿的台阶。《楚辞·招魂》:“文异豹饰,侍陂陀些。”
层累:重叠。
葱蒨(qiàn):草木青翠茂盛貌。
徙(xǐ)倚:徘徊,《楚辞·远游》:“步徙倚而遥思兮。”
眄(miǎn):斜视。
缯(zēng)絮:指缯帛丝绵所制衣服。《楚辞·九章》:“被明月兮佩宝璐。”白居易诗:“缯絮足御寒。何必锦绣文。”
樵苏:打柴割草的人。
妓:迟缓,懈怠。
茵:褥子,衬垫。此句言以草为席,以土块为枕。
蹶(jué)然:疾起貌。
腓(féi):枯萎。

赏析

  这首词分六层,先写游沿途的自然美景,再写路途上悠然心态、艰辛、喜悦与旷达胸怀,最后表达回朝无望的意愿。全词富含浪漫主义情怀,是词人纪游的得意之作。

  开头写出游沿途的自然美景。先写路线:“出临皋”——“历黄泥之长坂”——“走雪堂”;再写景色:“大江”“左缭”,“云涛”“舒卷”,“草木层累”,“柯丘”“葱蓓”。可谓草木含情,江山多娇。

  第二层,写路途上“徙倚”“盘桓”的悠然心态。“旦往”“夕还”,时而徘徊,时而不前,景色虽美,不可停息,“娱余于一眄”就算满足。可谓无拘无束,悠哉游哉。

  第三层,写此次游时的潇洒风姿。“幼好”“奇服”,“老更变”“自哂”,“惊俗”“来患”;“释宝璐”而“被缯絮”,与“杂市人”“无辨”。可谓奇装异服,一道独特风景。

  第四层,以双关语写路途上的艰辛、喜悦与旷达胸怀。路远“莫往来”,守一席之地“而穷年”,我只好随意迈步“而远览”。走啊走啊,路走到了尽头而“旋反”。值得欣慰的是: “朝嬉黄泥”“白云”,“暮宿雪堂”“青烟”;鱼鸟不惊,樵夫倨傲。可谓天人合一,物我相忘。

  第五层,写黄泥坂上狂醉及其超然的浪漫情调。词人在进退维艰之际,只好歇脚黄泥坂,对酒当歌。初饮时,“被酒”所醉,边走边唱;继而烂醉, “放杖”仰卧;再则身不由己,便以“草为茵”,“块为枕”,进入梦乡,享受“华堂”“清宴”之清净美;进而“坠露”“湿衣”,映衬着“团团”“素月”。待到乡亲父老唤醒,险些被牛羊践踏。可谓一醉忘百忧,非常浪漫。

  最后一层,抒发游黄泥坂之幽情,表达自己回朝无望的意愿。东坡精神一振,起而高歌:月明星稀,迎余饯归。年岁已终,草木枯萎。归来归来啊,“黄泥不可以久嬉”。言外之意,怀古伤今:昔日孟德,雄风何存?归来渊明,是我前生。

  这首词系词人出游高峰年的纪游的得意之作,充满了悠然、潇洒、旷达、超然的浪漫主义情调。

创作背景

  宋神宗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岁末,东坡忆与诸友往来临皋雪堂间,途经黄泥坂,大醉于道旁,衣服全被露湿,于是写下这首纪游“行唱”之作。

  • 《定风波·两两轻红半晕腮》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
  • 《西江月·别梦已随流水》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山坡陀行》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西江月·坐客见和复次韵》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
  • 《浣溪沙·春情》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书林逋诗后》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西江月·再用前韵戏曹子方》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
  • 《减字木兰花·花》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浣溪沙·旋抹红妆看使君》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
  • 《李氏山房藏书记》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玄都坛歌寄元逸人》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杜甫诗歌鉴赏大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