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字木兰花·送别》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2021-06-10 苏轼 宋代

《减字木兰花·送别》苏轼/宋代

赏析

  上片,写词人再次来杭复又离去,在饯行席上产生的依依难舍的心情。第一、二句交代行踪,表白恋情。“旧路”表明东坡重来杭州,“刘郎”词人自指,引刘晨、阮肇人天台山采药遇仙而隔世的故事,表明人世沧桑,时事速变。不说词人再来杭州,已是踪迹渺然,而只说刘郎来又去成为“应恨”。“来又去”,包涵着词人黄州生活之后的仙道缥缈的生活色彩。“别酒频倾,忍听阳关第四声”,写饯行席上的盛情,酒一杯一杯地倾倒,忍听着别后那种“西出阳关无故人”的离别之音。字里行间,饱含着词人对杭州的眷恋,对西边的京城朝廷生活的厌倦之情。

  下片,承上一转,进一层渲染“怀恋”杭州“仙乡”般的生活能否重新获得。“刘郎未老,怀恋仙乡重得到”,写词人第二次来杭州,“仙乡”重现,发现自己青春“未老”的喜悦心情。“重得到”的是词人特别值得“怀恋”的“仙乡”道佛生活。在他经历黄州的大劫之后,再次来到杭州,实是万幸万幸。最后两句。写词人仍心有余悸:怕只怕朝廷“因循”旧路,诬陷忠良,我东坡这次别离杭州,不知能不能“前度刘郎今又来”,能不能再度见到“劝酒人”。然而历史是无情的,真的应验了。东坡自此以后再没有到过杭州了:“草树总非前度色,烟霞不似昔年春。桃花流水依然在,不见当时劝酒人。”

  全词以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手法,再现了词人第二次离开杭州前的矛盾心情,意欲复朝而又“怀恋”杭州。尤其引用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遇仙而隔世的故事,恰到好处,让整个词篇充满了仙道色彩,从中可以窥见词人惊魂未定的矛盾心绪仍未消失。

附原文

天台旧路。应恨刘郎来又去。别酒频倾。忍听阳关第四声。
刘郎未老。怀恋仙乡重得到。只恐因循。不见如今劝酒人。

  • 《捕蝗至浮云岭山行疲苶有怀子由弟二首·其二》赏析、鉴赏、简析、点
  • 《六年正月二十日复出东门仍用前韵》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
  • 《江上看山》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河满子·湖州作寄益守冯当世》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
  • 《西江月·咏梅》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洗儿诗》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菩萨蛮·回文》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狱中寄子由二首·其二》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浣溪沙·缥缈红妆照浅溪》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
  • 《诉衷情·送述古迓元素》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苏轼诗歌鉴赏大全
  • 《南湖》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温庭筠诗歌鉴赏大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