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春·走去走来三百里》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全

2021-06-08 辛弃疾 宋代

《武陵春·走去走来三百里》辛弃疾/宋代

赏析

  上片是游子客中自叙,开头两匀追述他离家时与妻子约定五日便返,因为“去”、“来”只有三百里路,谁知出门在外,身不由己,如今六天已过,逾期未归,他便料想家人定会产生疑虑,更会在门外伫立凝望:“应是望多时”。前四句用平淡的语言,说出了人经常有的一种感受。“应是”句从对方写起,从对方落笔,看似平常,却把自己思念家人和家人盼蔓亲人归来的心情同时表达出来,真是一箭双雕。

  下片写游子归心似箭,回程途中,尽管不断加鞭,仍嫌马儿走得太慢。“鞭个马儿归去也”。照理马儿就会跑得更快.但他“心急”,故嫌“马行迟”。一“急”一“迟”,互为映衬。用字平常,含义丰富。忽听得路旁喜鹊在枝头上喳喳叫,游予灵机一动,产生了一个美好的设想:“不免相烦喜鹊凡,先报那人知。”长期的民俗传说均把喜鹊作为富于人情睬的报喜之鸟,在敦煌瞎子词中一再出现,如《阿童篓》:“正霓庭前双鹊喜。君在塞外远征网”。说喜鹊将给离人带来喜讯。此词男主人公抱着淳朴的愿望,希望喜鹊先飞回家。向。那入”报个讯。这样,这只喜鹊就成为沟通恩归与游子思想感情的媒介,把游子的归家心切和器切的盼望之情相互交织、统一起来。

  该词充分体现了辛词通俗清新的艺术风格。它既无运用历史典故,亦无慷饿刚健之音,而全用朴素清新、明自如话的家常语,采取自描的手法,把游予思归的心情描绘得活灵活现。癔情朴实真挚,格调健康清新,且词中两个“儿”字,一在句中,一‘在句末,均为当时民间口语,更富有民歌风韵。

附原文

走去走来三百里,五日以为期。六日归时已是疑。应是望多时。
鞭个马儿归去也,心急马行迟。不免相烦喜鹊儿。先报那人知。

  • 《贺新郎·三山雨中游西湖》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
  • 《贺新郎·赋琵琶》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全
  • 《水龙吟·老来曾识渊明》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
  • 《送剑与傅岩叟》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全
  • 《虞美人·赋虞美人草》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全
  • 《酒泉子·无题》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全
  • 《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
  • 《水调歌头·舟次扬州和人韵》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
  • 《千年调·卮酒向人时》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全
  • 《满江红·敲碎离愁》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辛弃疾诗歌鉴赏大全
  • 《斋中读书》赏析、鉴赏、简析、点评_谢灵运诗歌鉴赏大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