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万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苏大山最著名的诗文
咏古 其五

铸铁心伤错已成,干头谶应草鸡声。自捐大业终三世,孰雪沈冤起九京。

骨尚未寒齐小白,身宁可赎晋申生。神归桔柣休惆怅,一树冬青一女贞。



咏古 其六

一竿谁识故将军,饲鸭閒看海上云。竖子成名原碌碌,老臣贩国剧纷纷。

也知胜负归诸数,莫把兴亡说与君。载笔鹿洲惭信史,淋漓未读盾头文。



咏古 其七

戡定居然邀上赏,微闻龙种出天潢。贰师名岂椒房显,去病功应茅土偿。

骨肉猜嫌秦假弟,股肱倚畀汉诸王。楼船浩荡今安在,鹿耳门前海色苍。



咏古 其八

百战归来老健儿,白头又见丧师时。谈兵苦被文人误,割地例为宰相悲。

旧梦常随铜柱远,大名终让铁枪垂。乾坤莽莽留遗恨,十丈星芒闪黑旗。



次韵酬庄太岳

慷慨订交得纪群,更从论剑识朱云。远贻片玉思公子,深愧明珠赠使君。

露角未窥龙伏蛰,相皮肯失豹韬文。明朝东海袖将去,回望玉山界夕曛。



澎湖舟中作 其一

如何沧海初经日,已是家居撞破时。檄海欲询兴废事,夏馀今竟即于夷。



澎湖舟中作 其二

左海雄风应未替,我来酾酒吊延平。邱夷渊实须臾事,卖塞何人误一生。



澎湖舟中作 其三

戎机岂为书生误,半壁徒悲天堑沦。但得扶馀留王气,未应三户竟无人。



澎湖舟中作 其四

一灯电闪客怀孤,呜咽寒流失霸图。不拓船窗舒望眼,微吟攲枕过澎湖。



台北车中口占 其一

岱舆员峤浑难信,祇道殷馀即是仙。大笑古无探险术,山川冷落二千年。



台北车中口占 其二

驱车五堵匆匆过,遗迹尚留铁线桥。海外已开思想界,可怜鞭石帝王骄。



台北车中口占 其三

起从何处止何日,我欲问汐汐不知。到此忽闻呼汐止,令人愁到海枯时。



台北车中口占 其四

愚公失笑天为惊,世路何曾是不平。无复巉岩誇设险,一车凿空任飞行。



板桥别墅杂咏

明德常怀知止训,海东门第自清华。登堂璀璨瞻奎藻,乔木春深此故家。



板桥别墅杂咏

凭君莫话兴亡事,排闼青青且看山。举目任教风景异,也应不改旧时颜。



板桥别墅杂咏

无忘学业得修绠,插架图书发古香。五万里天无限思,榛苓我自眷西方。



板桥别墅杂咏

丈夫自有棱棱骨,圜转终羞事削觚。入世何须圭角去,神仙亦是住方壶。



板桥别墅杂咏

梅花本属君家物,何必孤山始一吟。踏遍峰南还水北,月明纸帐有同心。



板桥别墅杂咏

长生何必事求仙,斗室之中春盎然。玉煖香温作绮语,始知学士是枯禅。



板桥别墅杂咏

回波渺渺界横塘,恰好吟成出水刚。消受晚凉人倚槛,雨初过处便闻香。



板桥别墅杂咏

绿云深处水平铺,异境别开天一壶。祇许洞仙亲得到,冰肌玉骨汗都无。



板桥别墅杂咏

大人龙伯太荒唐,濠上翛然意两忘。纵不得鱼亦垂钓,红蜻蜓立一丝长。



板桥别墅杂咏

杜陵不作海棠诗,一水迢迢寄与谁。却怪捲帘春睡足,干卿底事亦皴池。



板桥别墅杂咏

声声敲彻玉玲珑,本是西流不向东。除却天孙机杼巧,人间未许有槎通。



板桥别墅杂咏

知道楼台重起日,也应还我旧规模。开基稼穑君无忘,此是豳风一幅图。



台中道上 其一

忍犯春寒破晓行,尖风料峭雨微冥。大屯一角浑如睡,寂寂青山唤不醒。



台中道上 其二

自惭不解陬隅语,远道多劳问讯频。我自看山来海外,错呼玉局是诗人。



台中道上 其三

逢人但道家居好,偷息宁知鸩毒悲。莫说树人说树木,冬青不种种相思。



台中道上 其四

轣辘声中去路遥,春愁黯黯独魂销。匆匆十日三经过,识得征人是板桥。



台中道上 其五

绛皮细裹红金肉,岁晚香生白定瓯。今日桃园真在望,那堪抱蔓使人愁。



台中道上 其六

天漏都无一日晴,如何翻覆太分明。一车乡午过新竹,却少潇潇听雨声。



台中道上 其七

唤卖声声入耳频,一担薇蕨雨馀春。谁知采得香盈掬,不是西山山上人。



台中道上 其八

老境如君真烂熳,临风侧挺自夭斜。天教来与芳菲斗,紫蔗经春尽著花。



台中道上 其九

到此陡令心黯淡,投胶无术恨偏多。独清终古灵均死,举世滔滔奈汝何。



台中道上 其十

地辟野真无旷土,令行国亦少游民。如何崔浩严流品,待遇终殊内地人。



莱园杂咏

江山要得才人助,风雨常怀故国心。五桂楼中佳句满,感时搔首一沈吟。



莱园杂咏

红云一抹欲烧天,珠颗累累树顶悬。惆怅我来花未放,啼鹃休过赤栏前。



莱园杂咏

谱荔未成偏写恨,愁人生就是离支。莫歌一曲家山破,荷叶香时有所思。



莱园杂咏

泠泠何日作龙吟,肠断天边遥夜砧。留得关山悬汉月,不教捣碎故乡心。



莱园杂咏

底事如油吹弗起,扶持风力苦相干。沈沈漫作高阳醉,皂帽遽教老幼安。



莱园杂咏

盛世方能遂隐沦,时穷休诩涧阿身。五千年史伤心事,死把头衔署逸民。



莱园杂咏

遥天已报黄昏入,残照孤亭一角支。莫道夕阳无限好,柳丝系得几多时。



莱园杂咏

居然一树一逋仙,韵事还从海外传。毕竟孤山无地住,伤心蜷处小朝天。



莱园杂咏

娟娟明月来天际,一缕清光万古魂。愿逐流辉西下去,化为圆镜入中原。



莱园杂咏

努力共跻最上层,好风习习晚来登。传言唾手燕云日,垂老重游我倘能。



鹿耳门观海 其一

苍山茫水有无间,骑马神鲸去不还。衔石奈何填弗尽,至今波浪大如山。



鹿耳门观海 其二

低徊莫作前朝恨,夕汐朝潮为底忙。一事真教人不解,有时偏爱管兴亡。



台南公园 其一

濯濯争看树顶圆,几曾爱好是天然。误他海上归来鹤,无处定巢转可怜。



台南公园 其二

犹水何曾民可狎,激之终有在山时。寄言压力休争逞,一笑行过喷水池。



席上听歌 其一

便是人间总可哀,伤心莫唱紫云回。座中孰解谈天宝,辜负红墙■笛来。



席上听歌 其二

欲擘红笺斗总持,不胜哀怨付蛾眉。后庭歌罢凭花落,断送江山又一时。



江山楼即席赠瀛社诸公 其一

久饫福台新咏好,来从海外听韶韺。眼中人物皆金箭,不负东坡是此行。



江山楼即席赠瀛社诸公 其二

剑南诗思听春雨,慷慨还歌结客行。谁向骚坛飞一骑,高吟唤起草鸡声。



酬猪口凤庵

孤云出岫自閒閒,世外纷纷任触蛮。把盏与君拚一醉,江山楼上看江山。



同希庄三板桥晚步 其一

花发杜鹃白间红,夕阳流水小桥东。青山雨后仍如睡,冷眼看人纪战功。



同希庄三板桥晚步 其二

到此何人不望乡,已无华表鹤来翔。金寒石泐须臾事,付与骷髅话北邙。



临行赠杜仰山 其一

跌宕词场迥不群,维扬深愧辟司勋。江湖我亦飘零久,红杏声中一识君。



临行赠杜仰山 其二

诗若能工穷不碍,别虽太遽意偏深。过江无限兰成感,记取临歧一片心。



基隆览古

昔我舟行经马渎,如梦空江曾一宿。战后青山两岸横,残燹满天秋摵摵。

今日舟行又向东,好风吹我入基隆。大好江山满目恨,海云高处万灯红。

座中有客徵故事,手检枯灰细为记。交集百感正茫茫,孰将缺陷弥天地。

海禁才通祸便胎,越南边衅已轻开。沧波界限何曾画,轧轧青烟剪海来。

悔把戎机付名士,纶巾羽扇饶风指。如虎徒深畏敌心,敢信成名归竖子。

碧眼睒睒意气雄,居然鄙远冀邀功。讵因桂子荷花好,一曲清词竟兆戎。

将军旗鼓来天上,如荼如火军容壮。曼衍鱼龙海国开,欢呼恃作长城障。

巉岩高岭峙狮球,银涛叠叠水犀愁。未许长驱师竟渡,八公草木尽貔貅。

喑呜动地十荡决,佛郎机发飞列缺。毕竟成城众志坚,仙洞山前刀如雪。

奋呼歼敌百头颅,橐竿悬上似累珠。怅望天西归不得,游魂应恸血模糊。

鎗似林行炮似雨,往来海上窥门户。沪尾连朝飞羽书,捷报传来孙壮武。

湖湘自古将材多,拍手齐歌曳落河。子弟背嵬能捲土,衔枚飞过古婆娑。

更有横戈跃马入,海涛手擘天风踏。一军忠义足雄边,撼岳声中短兵接。

姗姗看杀貌如花,舞罢氍毹月未斜。鞠部有人身手好,酒痕春泛夺流霞。

海疆从此边防固,未许陈仓师暗渡。奈何一著失先机,前锋已报孤军仆。

袖手何心壁上观,储胥风起夕漫漫。冷眼看人蛮触斗,坐教失计纵呼韩。

国殇无庙荐麦饭,草木漫山雄鬼叹。男儿何必薄偏裨,誓死终教成铁汉。

一角山河任付人,旗翻三色七鲲身。倘非单骑格回纥,似此珠厓嗟久沦。

底事嚇人惊腐鼠,万里楼船疏战禦。黑旗埋没大刀刘,回首伤心鸢跕处。

庸臣辱国罪当诛,责备讵能逭老夫。割藩无策多遗恨,和议何人赞庙谟。

徘徊又见桑生海,刹刹尘尘四十载。绝少惩前毖后思,燕云缥缈终成悔。

把盏临流东浪哀,已无城郭鹤飞回。兴亡纵自关天意,毕竟安危亦仗才。

往事凄凉休再误,穷兵铁把六州铸。沙场尸裹几英雄,行人笑指孤拔墓。

二千年史吊西欧,绝岛名王骨未收。一样君臣悲远略,杜鹃声咽不胜愁。



赠尾崎古村

扶梦过澎湖,晓起山在目。我来不恨迟,居然画屏宿。

古村嗜古士,谓是禹山川。结想海未通,纵览四千年。

东来气磅礡,列岛如星聚。类别分九夷,疆域各殊宇。

奇奇怪怪事,山经有未收。铸鼎象罔两,祇能镇九州。

君家住博桑,迢遥隔弱水。观书陋管窥,放胆论文史。

遗制详卉服,彷佛如见之。当日未开化,乃在狉榛时。

佛言婆娑洋,缥渺羌莫纪。或言毗舍耶,低徊无乃是。

喜君事考订,餍我见闻多。张华志博物,一一穷搜罗。

天地绚精华,今已区文野。铜鼓旧山河,有如披赤雅。

独抱同文感,钻纸惭蠹鱼。接君一席话,胜读未烧书。



剑潭

山水得奇气,偶尔露精光。讵真有剑在,求之苦微茫。

或云池上树,其中有剑藏。未能衷一是,毋乃近荒唐。

我来刚好春,顾景惜匆匆。凭栏舒远目,入望烟水长。

过雨净如拭,鉴平波不扬。遥山亦竞爽,媚之以夕阳。

苔渍绿上壁,花分红过墙。惜弗逢月上,倒影看芙蓉。

独对太古巢,暮霭渐苍苍。不觉浩然叹,长歌慨以慷。

忆昔镡州住,曾传剑化龙。弗见雷从事,但闻滩石淙。

何况一潭水,残劫历沧桑。莫问荷兰人,牛皮地已亡。

读书贵有识,语焉矧难详。勿被古人欺,谬说横中肠。

一笑告来者,盲从殊可伤。



笼鹤叹

物各有赋性,奈何桎梏之。虽感刍豢恩,终生郁郁悲。

引领盻云间,悠悠天际思。嗟尔胡不冥冥飞,可怜气丧而首垂。

为问何日开笼放汝时。



笯鸳吟

鸳鸯在梁,栖不独宿,飞则对翔。几生修得神仙羡,奈何养汝供人玩。

以文采故,乃终身误。彼鸟七十,莫逢其怒。但愿瓮头早熟姑待酒,使汝双飞双宿长相守。



圈虎谣

在山而王,入阱而亡。成败休论,得失胡伤。惟尔弗生亦弗死,终日咆哮不停趾。

以爪触铁痛彻心,摇尾乞怜殊可耻。纵汝不可,乃畏汝狂。

胡为一旦离此土,便复磨牙吮血为人殃。



槛狮怨

大陆沉沉何时晓,坐令人把乾坤掉。尔睡则昏令人嗤,尔醒则暴令人悲。

嗟尔庞然虽大将胡为,虎不尔畏犬尔欺。凭藉之力弗足恃,故山回首空泪垂。



不寐

听遍雨潺潺,始知身在客。薄酒支五更,浓愁敲一夕。

梦短惮海遥,云低讶天尺。不寐数邻鸡,零乱窗纸白。



雾峰作

磴高千尺山万尺,昏晓但见濛濛白。兹游颇得奇绝观,巉岩欲□何年辟。

绵绵列岫画屏张,谽谺中有蜿蜒迹。悬崖倒洒春湍豪,奔腾直摩瘦蛟脊。

往往鹤声在云间,传闻彷佛精灵宅。我来不作阆风翔,何须肩向洪厓拍。

惟爱山山不断青,威纡万状纷络绎。一掷宁忘荜路心,似此具区殊可惜。

窥豹终怜隐雾才,乾坤莽莽此何夕。蓬莱水浅虽有时,临风愁杀谈瀛客。



题痴仙无闷草堂遗集谒明延平郡王祠

我家刺桐之城南,距王之家相隔七十里。五马奔江一马回,蜿蜒到海山隆起。

维舟岁暮霜满天,寒潮龁石利如齿。手携村酒酹王祠,耳门旁启破碣峙。

凄凉父老话墙东,道是铁锁双扉二百祀。今我鼓轮渡海来,红羊再换天地圮。

长白山头风雨哀,鸱鸮无声予室毁。忍把江山付与人,似此亡国创局真。

僪佹不如当年弃掷一珠厓,人心弗逐草鸡死。箫鼓纷纷报赛忙,争掬寒泉荐兰芷。

崇王之德报王功,危檐切日云凝紫。振衣我复谒王祠,独立苍茫凭故垒。

饶舌贯一扬枯灰,起年灭年双甲子。讵真神怒触羊山,胡虏之福天相尔。

又非龙碽偶不灵,荡决百战终难恃。乃叹天心人事不可知,金陵之役甘洪战败楼船燬。

画牢江戒弗奋飞,投书痛哭还苍水。成败英雄休更论,大笑区区羞得雉。

回忆焚罢青衣哭庙时,斗血磅礡冲冠发怒指。桃花山上起誓师,子弟藤牌多才技。

峨峨金厦两门高,奈何踣鹿争角犄。二云已殉稚山焚,南来慷慨无奇士。

云根汉影石且沈,腥膻莫涤河山耻。崎岖辟地毗舍耶,挥戈一怒驱彼荷兰之人如羊豕。

生聚十年倘可期,或者捲土重来报一矢。胡为垂天翼折鹏不还,徒使风冷扶摇终南徙。

古来英雄无命鼎以亡,况王之年三十有九耳。持此东都尺地比田横,岛上五百头颅空掷矣。

低徊往事百感纷,河清再见知难俟。汉腊未应遗老忘,中原谁念轩辕纪。

梨洲特笔自森严,始末一篇非信史。亭林海上空表哀,愁杀夷门频拊髀。

惟有牧斋和杜秋兴诗,风人妙得春秋旨。功狗宁知非种锄,论定诛心追祸始。

靖南竖子未足谋,卖汝腊丸之中书片纸。更将海外半壁断送之,直与贩国承畴同一揆。

不则朝廷猜忌靖海方正深,安能加以推心仗驱使。

天命虽云有所归,相公事业毋乃鄙。吁嗟乎,宋人灭宋弘范张,我欲援例大书光地李。



赤嵌城

万里飞来凿空船,手剪牛皮量山川。胡语欺人殊可怜,嚇蛮之技真狡焉。

南来我策双轮前,风声猎猎雷声阗。滔滔目极天海连,欲堕不堕危堞悬。

老榕根翻如铁坚,犵鸟啾啁蛮花然。停车直上跻其巅,但见古苔绣上砖。

不见枯桑栽作田,长剑弗跃沈于渊。受降图在生云烟,还我江山三百年。

大笑拍手问青天,其亡也忽不踵旋。宰割六合天下鞭,秦人之哀恶可蠲,以古为鉴尚慎旃。



宁靖王墓

煤山秋老泣栖鸦,落日红斑帝子花。一段伤心亡国史,可怜龙种又天涯。

行人能说烈皇烈,轮囷肝胆双奇绝。海东尽处怒涛哀,一寸江山一寸血。

流落高皇九世孙,鲁王死后桂王奔。南下已无明日月,西行犹是汉川原。

匆皇辟国红毛地,回首燕云满目泪。间关海外领扶馀,正朔尚存天未坠。

望古愁过西定坊,大鲸入海燕窥堂。差免路隅人啜泣,苟留残喘见生桑。

失计岂缘依郑误,烹羊早触山神怒。一姓从来不再兴,苦累煌言草露布。

悽绝飙回鹿耳门,朅来畴与哀王孙。忍抛块肉人间世,祇为生存发数根。

地老天荒臣力竭,誓心弗屈军前膝。那知金豹策勋时,便是玉鱼蒙葬日。

不封不树表遗阡,此恨绵绵到九泉。竹沪残山青不断,一春杜宇墓门烟。

玉版凄凉镌百鹿,大地风云变陵谷。飘零孰与补冬青,镇日澎湖波浪恶。

太息攀髯去不还,合门节仗慰殷顽。佩环莫作西陵怨,夜夜魂归桂子山。



赠魏润庵

吾爱魏高阳,刚健含婀娜。读书破万卷,突兀百城坐。

曾溯东澥舟,探奇出秦火。归来事著述,花管纷纷堕。

立说能劻时,其才今信颇。允作邦人瞻,大屯山峨峨。



赠谢雪渔

厓岸我故人,同作洞天客。久饫惠连名,宝树森百尺。

道是苏程亲,又著孔李籍。至今犹耳鸣,一见感畴昔。

岳岳鲁诸生,穷经首已白。尊酒共瀛谈,差喜我心获。



赠林石厓

吾乡山水区,屈指清溪最。每每湖邱田,一抹真如画。

今作汗漫游,相逢又海外。问讯故乡山,娓娓接清话。

更辟好家居,日日峰峦对。供君读奇书,悠然君庐爱。



赠洪以南

人生不百年,一别年三十。相看两鬓霜,感此茫茫集。

君昔客桐城,翩翩盛豪侠。海上归故庐,一任灰成劫。

渡江春正芳,梅柳知汉腊。自绘辋川图,聊作尺蠖蛰。



淳化砚歌为磊齐作

块肉孤舟逐海南,波涛千丈鏖大担。神龙露爪攫砚去,冯夷罢舞天吴潜。

其光爚爚冲斗上,穷阴深墨忽开朗。争张铁网入珊瑚,竞逐明珠求象罔。

流落人间又一时,碧连天水可胜悲。凭谁解识尚方物,八百年来片石遗。

匆匆任把江山送,飘零终是千金重。风尘赏识自有真,为筑高斋名宝宋。

板桥公子自翩翩,图书万卷亲丹铅。囊锦携归置左右,苍然古色生云烟。

潇潇夜雨入君座,令我一视为君贺。聊搜志乘采遗闻,撮拾来作高谈佐。

漳台瓦尽猎香姜,尽说琳腴玉德良。真赝何须苦分别,安排笔阵巩金汤。

君不见冬青摇落宋陵阙,凄凉天上六更绝。会圣宫中遗制亡,何况汴梁旧时月。

独留块石镇东宁,声价文山玉带生。支得纲常存正气,漫随枋得老桥亭。

流亡在眼哀末叶,淘尽寒流惊一霎。真本温陵出马蹄,一样伤心淳化帖。



次猪口凤庵送别原韵

矫矫云间鹤,冥冥天外鸿。飞行穿大陆,高举籋长风。

地涌金银气,人怀铁石衷。浮邱重袂把,博望定槎通。



饮希庄寓斋

兹行却有如归乐,才息征尘事唱酬。佳节偶逢杯在手,春宵难得月当头。

林逋未许山中住,苏轼真为海外游。犹忆昨宵风浪里,欲回天地入孤舟。



感旧

游戏东方戟一支,才人身世太离奇。江山不幸生名士,造化无情付小儿。

看到桑枝成海日,迎来桃叶盖棺时。荣枯眼底都休问,祇后苏龛数卷诗。



感旧

偏师壁垒我能摩,百战归来曳落河。丁卯诗人原不弱,贞元进士已无多。

此才弗瘗中原土,其鬼能为异域歌。傲骨生成降不得,婆罗山色共嵯峨。



感旧

重寻鲲梦劫成尘,耆旧东宁传上人。方朔岁星原小谪,司空明月是前身。

登科有记生憎达,谀墓无金死患贫。再见恐难成永诀,临歧一语最酸辛。



感旧

听鼓真成篷转劳,可怜楚楚误银袍。不留画饼千秋想,肯负题糕一世豪。

垂老尚思穿铁砚,应官空悔试铅刀。水云去后青琴悴,在望丹霞片片高。



和澍村赠别并用原韵

十一更中迟觅句,琼瑰深愧未能酬。接篱倒著思元亮,款段閒乘让少游。

灵运登山双折屐,幼安入海一孤舟。蠙珠魮玉君家物,不侈凤麟说十洲。



即席次小眉韵

不向淮南问目饴,手招大遁读君诗。遗民结社来皋羽,节度开门失审知。

历劫弗烧松落落,经春又长草离离。乌衣门巷今犹昔,况有才华压五之。



赠林南强 其一

巫咸不下问沈冤,手握荃兰吊国魂。直欲翻身揽大海,那堪回首望中原。

及厨气节皆幽愤,几复文章亦祸根。勿小一拳峰隐雾,胆肝突兀是昆仑。



赠林南强 其二

闻声久已动相思,珍重千金盼顺时。莫令才华鹦鹉惜,悔教名字牡丹知。

彫零楚户终兴项,忾息夏馀肯即夷。一笑乌台成铁案,东坡海外尚谈诗。



过石洲故居

到此春气忽秋似,看山痛折青芙蓉。千金散尽呼屠狗,一剑飞时惜化龙。

故国河山悲将种,雄边子弟想军容。生才乱世头颅贱,杜宇声声怨华封。



古梅

悲风摇落将军树,忽见横枝出小栏。亡国河山都破碎,老臣消息自平安。

英雄无命花长寿,天地常春岁独寒。留与乾坤扶正气,斑斑尽作血痕看。



斐亭

乐短忧长一钵支,海天歌咏太平时。帝王残梦输棋局,宇宙大名落酒卮。

人岂系匏焉不食,名如画饼莫充饥。呼来厕鬼资筹笔,笑杀江东帐下儿。



赤嵌楼 其一

枯筇西指掀髯笑,独立苍茫古与论。大陆荒时无甲子,中原尽处有儿孙。

受降城坼图仍在,索地书还土不存。朝代再更谁主客,国殇终痛未招魂。



赤嵌楼 其二

慧妖未扫鬼当昼,染遍头颅甓尚殷。牛借一皮沽尺土,鹿撑双耳拄残山。

渐低星斗窥窗大,未了风云挂剑閒。燕麦兔葵争欲哭,英雄莫再住人间。



固园主人招饮归途车中赋此却寄并赠南社诸公

草鸡已死藤牌散,壁垒重张诗一军。尽有玲珑思浣月,可无磅礡气干云。

尊前丝竹同为客,劫后河山一识君。如此仙居偏不住,佩环归去想声闻。



次韵酬伊藤壶溪

一到蓬莱鬓已霜,长生欲乞古时方。楼台海上神仙宅,朝市人间傀儡场。

自把昆仑量剑胆,还将鼓吹涤诗肠。相逢晁监吟才健,高咏吾惭辋水王。



重过剑潭用澍村韵书感

吟边忍俊作豪语,还我燕云愿倘酬。绝好江山愁独对,不殊风景怕重游。

弯弓敢信能回驭,求剑奈何却刻舟。闻说乾坤东港好,未应位置让瀛洲。



题杨宜绿见寄诗后

凄凉往事怕重闻,酒为愁多容易醺。无赖唐衢惟痛哭,可怜刘锜不铭勋。

人间莫问扶馀国,地下应羞仓海君。唤尽奈何天不管,悠悠玉垒一浮云。



咏古 其一

列岛星罗三十六,自从大业始知名。陈师远蹑蛟龙窟,破敌先驱犵狫兵。

布甲山河长弗改,锦帆风水已无声。头颅镜里真天子,远略何曾累太平。



咏古 其二

生犀手把自轩然,一代元音播海天。长吉才高无碍鬼,安期人杳漫疑仙。

解吟木客山中句,丛笑猓人海外篇。莫讶月泉争结社,别开诗境二千年。



咏古 其三

借得一帆吹汝至,零丁人已过零丁。虫沙未化随漂泊,鲲浪初乘入杳冥。

国祚漫伤天水碧,家居仍占海山青。倘教弱水风能引,不向厓门陨帝星。



咏古 其四

荒裔千年本不臣,岛夷在昔属狉榛。版图实始中原隶,声教能教异域驯。

变局腥膻污正统,归流披跣识真人。分明紫蟹黄鱼地,何日重生海曲春。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成都赛顿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666号1栋12层1208号 Copyright©2019 52x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9003861号-1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吾爱小说网